搜小说 > 都市小说 > 王婿最新章节叶凡 > 章节目录 第三千一百三十八章 非战之罪也
    他不是唐……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叶凡就停止了指证,脸上还有着震惊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震惊,不是因为面具主人是另一张陌生面孔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面具之下的人依然是唐三国。

    两份面孔几乎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是面具下面的面孔多了不少老人斑以及溃烂半张脸颊。

    皮肤腐烂的气息浓郁又刺鼻。

    破裂的伤口清晰又怵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一次,唐三国不仅给叶凡将死的感觉,还给叶凡生出腐朽的态势。

    一截失去生机还泡在水里的腐朽之木。

    叶凡口干舌燥盯着唐三国: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看到叶凡手里的面具,汪宏图微微一愣,随后神情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似乎知道叶凡为什么会突然出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有咋咋呼呼,似乎早已经知道面具的存在。

    汪宏图还轻轻挥手,制止黄衣女子他们再度冲进来。

    唐三国也是无比平静,脸上没有半点惊慌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轻抚了一下溃烂脸颊,随后看着叶凡苦笑一声:

    “想不到还是被你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疾病缠身,不仅传染害死不少人,还让自己溃烂了半张脸,变得人不人鬼不鬼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知道自己是将死之人,可依然不想自己这副尊容吓到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还希望给若雪她们留下一点体面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就让汪少给我弄了一副仿真面具。”

    “白天活动或者见人的时候戴上,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摘下来消毒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不会发现我这一张面具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是窥探出端倪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你不该把它扯下来,这样可以让我体面一点,也能让你心里坦然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回去怎么把我情况告诉若雪三姐妹?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好,你心里不安,你说我溃烂了半张脸,若雪她们心里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是不能撕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撕下来了,就要面对血淋淋的面孔,还有一堆避免不了的烂事。”

    唐三国伸手拍了拍叶凡肩膀:“有时难得糊涂才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叶凡目光锐利地盯着唐三国,想要从他的神情中捕捉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唐三国坦然大方,却让叶凡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他侧头望向了还没离开的汪宏图笑道:“汪少,是你给老唐的面具?”

    “人权至上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收敛刚才出手的杀气,背负着双手淡淡开口:

    “唐三国的病,锦衣阁束手无策,叶神医又不肯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注定唐三国不可遏制地要一步一步滑入死亡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一个将死之人,满足他的合理要求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体面一点,对他好,对家属好,对锦衣阁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叶神医不要因为锦衣阁跟叶堂的纷争就把锦衣阁当成大魔头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看着叶凡声音温和而出:

    “锦衣阁也是一个个人组成,也是有恻隐之心,有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他还对黄衣女子她们打出手势,让他们从院子里面撤出去,留下几个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黄衣女子不甘心地看了看叶凡,但最终点点头咬着嘴唇离开处理伤势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没有想到,一个面具会引起叶少这么大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硬生生让我生出叶少要杀唐老先生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看着叶凡玩味问道:“怎么?叶少对唐先生有什么猜疑?”

    唐三国和蔼一笑:“不怪叶凡,熟悉的人戴着面具,难免会生出误会。”

    叶凡脸上恢复了平静,扫过手里面具开口:

    “是我格局太小了,没想到锦衣阁有这温情一面。”

    叶凡目光望向唐三国:“我替唐家姐妹谢谢汪少给予的体面了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戏谑一句:“我怎么感觉叶少绵里藏针啊?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觉得这个唐三国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或者你觉得他面具之下还有面具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唐三国被锦衣阁弄死了或者放走了,用了一个戴面具的假货迷惑众人,你可以上去再验一验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去唐先生脸上扯一扯,看看能否扯多一张面具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伸手向唐三国一侧:“如果这是假的或者还戴有面具,我脑袋砍下来给你。”

    唐三国对汪宏图挥手:“汪少,别这样,叶凡也只是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望着叶凡一笑:“叶神医,验一个心安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叶凡收回了目光中的探究,看得出面具之下没有面具,脸颊溃烂也没水分。

    他又扫过唐三国的耳朵和手掌,最后抖一抖手里的面具苦笑:

    “老唐,面具还你,刚才是我孟浪了,以为是什么坏人假冒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没必要再戴这个面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喝了你的酒,也给汪少面子,我可以出手治疗你的传染病。”

    叶凡看着唐三国缠着纱布的双手道:“也许根除不了,但起码能让你缓解痛苦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淡淡一笑:“叶神医大善。”

    唐三国嘴角牵动了一下,随后轻轻摇头拒绝:

    “叶凡,我知道你是好孩子,也知道你的医术会见效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一个害了你和你母亲的待罪之人,根本不配你以德报怨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救我,如果被你母亲知道了,她会对你恨铁不成钢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害你们母子分离二十多年,不能再让你们母子生出嫌隙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我唐三国唯一能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唐三国说完之后,一口喝完花雕酒,步伐蹒跚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唐,你放心,我妈是通情达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叶凡语气淡漠:“我跟她好好解释,她不会跟我闹别扭的。”

    汪宏图也点头附和:“唐老先生,你不是要体面吗?”

    “治好了你溃烂的脸,让你完完整整再死去,不比你慢慢腐烂死去好一百倍?”

    “而且也不会玷污我一座院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腐烂死在这里,以后都没有人住这里,护工也不敢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劝告一声:“让叶凡治你吧。”

    唐三国靠在长椅上,伸出一手摆了摆:

    “还是谢谢叶凡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是真不需要救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我刚才所说,不想给叶凡和赵明月带去不必要的矛盾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是我觉得自己活够了,我不想被治好后多受几年痛苦再死去。”

    他态度坚决:“你们就尊重我的意见,让我慢慢腐烂死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汪宏图还想要再劝告,叶凡落落大方一笑:

    “老唐你有自己的想法,我就尊重你的意愿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要告诉你,机会只有一次,过了今天就不会再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,我再跟你喝一杯,算是这辈子的践行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下一次见面很大概率就是阴阳相隔了。”

    叶凡上前一步给双方倒了一杯酒,然后大笑一声一口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,下辈子见。”

    唐三国坐直身子端起酒杯也喝了一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保重!”

    叶凡一丢手里酒杯,拍拍唐三国肩膀转身离开院子。

    他不仅走得干脆利落,还走得非常迅速,转眼就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唐三国目送着叶凡离开,等收回目光却是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自己喝过酒的杯子不见了!!!

    随后,唐三国大笑一声,一口悲凉京腔响彻了院子:

    “此乃天亡我楚,非战之罪也……”